首  页 | 工作动态| 通知公告| 机构职能| 政策法规| 办事服务| 财政工作|
法治宣传| 人民调解| 法律援助| 公证工作| 律师工作| 司法所风采| 双公示|
当前位置: 首页 - 人民调解 - 案例选编
李某某与某安防公司人身损害赔偿纠纷
字体:【】【】 【

 

20161219日,北京某安防工程公司(以下简称安防公司)的两名负责人来到崇文门外司法所,要求申请人民调解。在十三名民工代表闫某、受伤民工的哥哥李某同意调解的情况下,崇外街道调委会先期与第三方某购物中心核实事件后,定于211430分对双方进行调解。

【案情简介】

822日,安防公司承包了某购物中心监控改造升级,因工期紧,安防工程又把工程分包给了闫某,但没与闫某签订合同。

117日,在工程施工中,施工人员李某某在弱电井中踩踏移动设备箱导致脱落不慎踩空摔伤,造成胸椎第12节爆裂骨折,本项施工暂停,李某的弟弟因无钱做手术,家属把担架抬到购物中心讨要医药费及后续治疗赔偿费。但事故发生后,闫某坚决否认与安防公司的工程承包事项。由于责任双方相互推诿,致使李某某的医药费、治疗赔偿等费用无人支付,李某向东城区劳动监察大队对安防公司举报。而闫某则代表施工的13个人,以安防公司拖欠工人工资为由,向东城区人力社保局进行投诉。

因李某讨不到医疗费和后续治疗赔偿费,就多次去某城购物中心闹事,造成不好影响,某购物中心责成安防公司尽快解决此事,否则单方取消与其签定的298万元的工程合同并追究安防公司的事故责任。安防公司因与闫某发生纠纷后,联系不到闫某,无法自行协商解决,如果走仲裁和诉讼时间长。购物中心已经给他们下发了工程暂停通知书,并且合同规定施工期限是100天,超过一天未完成工程要按总价的百分之一罚款,纠纷不解决不准开工。

面对各种纠纷的乱局,1219日,安防公司负责人心急火燎的来到崇外街道调委会,请求进行调解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【调解过程】

1221日下午,安防公司、闫某和李某某的哥哥准时来到街道调解室接受调解,街道的人民调解员、记录员、社区调解主任以及纳诚律师事务所冯律师(晚上22时因闫某要求邀请律师参与)参与了调解。

调解之初,司法所调解员告知当事人调解事项中所承担的权利和义务,调解过程中所注意事项,并分别听取了三方对事件的描述和诉求。通过对事件的分析,调解员捋出了事件的起因和焦点。李某违章踩踏设备箱脱落,致自己胸椎骨折,在地上躺了近4个小时闫某才将其送往医院,安防公司给闫某转了1万元用于治疗,闫某带的13名工人也撤离工地,这期间,闫某问安防公司又要3万元治疗费,安防以工程未完为由没给闫某3万元治疗费,李某某的家属就抬担架来到某购物中心门口讨要8万元手术费,不给解决不走。安防公司提出,在和闫某、李某某签订协议后,可以一次性给付8万元,但这8万元包括李某某的医疗费,后期治疗费和13个人工程款,而且安防公司以后不负任何责任,闫某、李某某不同意未达成协议。过后,东城劳动监察大队接到闫某对安防公司拖欠工资的投诉,对安防公司立案调查,而李某某的家属也多次用担架抬李某某到某购物中心,讨要医疗费和后期治疗费18万元。购物中心一方责成安防公司尽快解决纠纷,否则撤销与安防公司298万元的工程合同。

调解过程更是一波三折,围绕工程是否是小包的定性上,安防公司说是,只是没与闫某签订合同,闫某则坚决否认,因为没有承包合同。调解从下午2点半一直进行到半夜12点钟,冲动的闫某几次离开,都被调解员劝回,调解员不断调整思路,改变技巧,分析当事人的心理,耐心沟通交流,终于找到了三方利益的平衡点,李某某同意15万为赔偿额。最后经过调解员“背靠背”找甲乙双方沟通,甲乙两方各承担50%,其中的差额,以报销药费的形式支付,并拟定了两个调解协议方案,各自回去考虑,三天后来街道调解室带现金签订调解协议。

23号早晨还没上班,安防公司打电话,说他们单独垫付15万元的工伤款,然后起诉闫某连带责任。9点半,闫某打电话说,医院发票无法补办,差额15000元他出。下午3点半,安防公司和李某来到司法所签订双方协议。李某得知是垫付15万元后,坚决不同意,拉开门就要去商场躺着。调解员告诉安防公司,再这样下去,工程就一直停工,15万元赔偿和298万元工程哪个重要就不用说了吧。安防公司负责人没有说话,离开了司法所。

27日上午,安防公司负责人对司法所调解员说,监察大队因证据不足,劳务关系不成立,撤销了闫某的投诉,司法所调解员与监察大队核实被否认,司法所调解员严厉批评安防公司的欺骗行为。中午,购物中心领导让安防公司十分钟内把在商场上访的李某某抬走。因为李某某只认司法所调解员的话,安防公司恳求调解员过去协调。司法所调解员、纳诚律师事务所主任、“陈娜家里家外人民调解工作室”陈娜及冯律师都到了现场。李某的姐姐说安防公司拿着一份协议,说是司法所出具的,让闫某签,闫某当场否决,司法所告知不是司法所出具的。然后,司法所调解员对安防公司的欺骗行为严肃批评,同时告诉安防公司去取135千元的现金,闫某也已经去取现金了。否则,见不到现金的李某不会离开。

18时左右,安防公司和闫某拿着现金来到办事处,李某也跟随调解员来到街道调解室。双方就调解协议书细节进行仔细磋商,一直调到晚上十点,在律师的建议下,工伤和工资两份调解协议分别签署完成。       

【调解结果】

因双方都有责任,故伤者李某某的医疗费和后续治疗费(伤残补助金及其他费用)15万元,由安防公司和闫某各承担50%。伤者李某及其家属收到15万元后,不得以其他任何理由或形式,再次要求安防公司和闫某承担工伤赔偿责任,同时李某向有关部门撤销对安防公司的投诉事项。自签订协议之日起,当事人李某、安防公司、闫某三方互不追究任何责任。  

【案例点评】

本案中调解员之所以能够掌控局面,是因为事件最初申请人是安防公司,调解员看过安防公司与购物中心的施工合同后,知道安防必须要出这笔钱,此案可调。首先安防公司没有与分包者闫某签订施工合同,其次他应该明白298万和15万是什么概念,安防公司处于被动地位的原因,后来也明白了,自己错在哪,工人摔下来,安防公司作为承包主体,首先应该把伤者送往医院治疗,而不是观望,想推卸责任,把责任推给闫某。并且闫某抓住了安防公司没有与他签订施工合同这重要环节,再加上保住298万工程的重要性,就凭这两点,闫某与伤者李某共同齐心协力,要取了工伤赔偿款和所欠的工资,让安防公司得到了应有的教训。

调解员给安防公司的总结教训是,花小钱保工程,花钱免灾,一定要遵法守法,不要抱侥幸心理,占小便宜吃大亏。调解过程中,调解员和律师都发现安防公司不诚实,闫某的耍无赖不讲理是被逼无奈,否则他就要多承担工伤款和要不到工资,在后来的调解过程中,闫某一步一步妥协,而安防公司斤斤计较,一直在为自己推卸责任找证据。调解员在帮助闫某和伤者要回治疗费和工资款的同时,也帮助安防公司解决了纠纷,保全了298万的工程,没有调解员调解,他要付出15万工伤款和6万元工资款,就是21万,通过调解他只付出135千元,在此案件中,双方都达到当初诉求的目的。

 
联系我们  |  网站地图
Copyright©Allright reserved 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政府版权所有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493号
主办单位:东城区司法局  京ICP备05083560号